關於春一枝
最新商品與活動消息
純淨商品購物去
台東學(台東76)
客服Q&A
 

  冰品系列
  土生良品系列
  販售點查詢
  經營理念
  時光機2007-2017
  文化冰棒棍
  媒體報導
  經銷商、活動洽談
  Facebook
  媒體聯絡
  文化創意ABC│台東鹿野的新契機-春一枝冰棒



台東鹿野的新契機-春一枝冰棒


刊載於:文化創意ABC
http://www.ncafroc.org.tw/abc/indeustries-content.asp?ser_no=313&nowPage=1

文/黃小黛


從台東機場出發走九號道路往花蓮方向,蜿蜒的途徑,一幕幕映出山脈風光,經過兩個不甚顯眼的路標轉折,二十分鐘後,進入鹿野,鹿野鄉距離台東市北方約二十公里。 眼前是一片草原,這裡是鹿野高台,位於中央山脈和海岸山脈交會處的狹長谷地上空,過去以茶聞名,是種滿茶葉的觀光茶園,如今茶園消失了,成了草原,變為台灣體驗飛行傘和熱汽球等飛行樂趣的練習場,居高臨下,能俯視寬廣的卑南大溪河谷,遙遙的青山翠谷,深遠無礙,遼闊靜謐。 往高台遊客中心左側路徑行去,是兩排整齊劃一的綠樹,右邊鹿野高台76號便是春一枝冰棒的生產地。

春一枝商行成立於二OO八年,創辦人李銘煌是在台北經營塑膠射出產業二十多年的企業家,喜歡旅行但卻又怕人多的地方,所以一開始選擇旅遊就是從花東開始,一九九六年李銘煌來到台東,發現鹿野這塊境地,往後,只要離開故鄉台北,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來到台東。 李銘煌說花東的大山大海跳脫了都市生活的映象,視野的反差讓他很震撼,就因為這份欣賞,他便不斷來到這方地理,持續性的住在台東縣登記第一號的連記茶莊民宿,住到後來與民宿老闆連姐變為好朋友,至此,連姐也不願意對他收費,李銘煌心裡不好意思,便說:「這邊如果有房子要賣,就介紹給我,我來當鄰居吧。」

於是真的就在鹿野買到一家茶葉工廠,別人是買房子住,他卻買到工廠,室內空間夠大,吻合李銘煌的需求,去台東的頻率更增加,獨木舟、休旅車、海灘車、高爾夫球車、重型機車、腳踏車,休閒道具一應俱全,自己在村莊有房子跟當地人就會更密切的接觸,過去只跟民宿老闆熟,有個家後,李銘煌便跟村民有往來,每當他從台北到鹿野別墅渡假時,出門走走時,會把大門開一半,所以村人們便知道他回來了,便會在他門前空地放置當地盛產的水果與自家種植的青菜,有時連誰送的都不知道。 這些鄰居的熱誠,便是春一枝的起點,李銘煌與村人聊天過程才知道,原來地上這些令人驚喜的鳳梨與釋迦,都是無法運送到台北的農產品,不是只能在路邊對觀光客銷售,就是只能作為肥料,最後甚至多數丟棄。


「當地人看到熟果是要皺眉頭的,但是北部人覺得很棒,他會送我的原因是因為我是外地人,對當令熟成的水果應該是有喜愛與好奇,那時發現這麼好吃的水果是要被丟棄時,心裡會覺得可惜。這是我們住在都會比較難理解的部份,芳香正熟的水果為何要丟棄?」因為中盤商不收,所以最後只能當肥料,送的原因是因為沒人買。


一般水果會於七分熟時採收,收成時有3%~5%的量處於八分熟的狀態,八分熟前的商品農民可賣給大盤商,透過運輸到台灣或其他國家銷售,因為運送需要時間,因此超過八分熟的水果盤商便無法收購,由農民自行處理,農產「過剩」是價格不好,「過熟」對農夫來講是零,這些3%~5%八分熟之後的水果,收下來後,只能吃掉、路邊零售、當肥料,而量如此大,誰吃?在鹿野街頭水果被棄置的情況,有時比比皆是,李銘煌看到這種情況,心裡微微不捨。



那年是二OO八年,當時,李銘煌鹿野鄰居徐敏貴正陷入生活困境。徐敏貴是個製茶師,兩年前因為一場車禍,持續性的復健與修養讓他無法工作,當他恢復到可以行走時,正是整個茶葉蕭條的時代。 當時臺灣已加入世界貿易組織(WTO),開放許多越南茶與大陸茶進口,本土的茶葉在價格的競爭上完全處於劣勢,造成台灣製茶者逐年失業,當徐敏貴拄著柺杖對李銘煌傾吐困境請求幫忙時,李銘煌想起那些棄置在路旁的鳳梨堆,基於這個因素,便跟徐敏貴說:「你應該拿來做冰棒。」 點子本身沒有錯,卻發現在當地執行有困難,因為當地「沒有資源」、「沒有資金」、「更沒有資訊」,這三件事情讓村人有意願也沒辦法行動,他們眼睜睜看著作為提建議的人李銘煌問:「再來怎麼辦?」 水果的新生 李銘煌表示,困難是來自於新鮮,因為新鮮這件事情讓他吃足苦頭。

「許多進口食物透過運送來台,運送需要時間,若不防腐到了台灣就會長蟲,所以新鮮這件事情很多困難。」而送到春一枝的都是正熟的新鮮水果,是到明天就要過熟了的鮮果,所以必須當天要解決,當送進來時不是五公斤,而是五百公斤,處理水果的短期壓力就變的很大,毫無緩衝期,果農是八分熟過後才會賣給春一枝,八分熟前銷售給大盤商,所以那些八分熟過後的水果可能已經放置一天,第二天拿來時,已經快到熟透邊緣,但那時候的香氣最好,條件是最好的,而壓力卻是最大,許多事情可以透過時間的緩衝得以解決,但是水果熟了就是熟了,可不能叫它明天再熟。且一次會有多少量進入春一枝,是在送之前才會知道。因此春一枝必須在短時間內請託鄰居挖切煮,為了維持水果新鮮原味的呈現,水果的處理成了零星、瑣碎、又緊急。「難怪沒有人要做。」李銘煌苦笑,這種壓力每年都會發生。


他請徐敏貴擔任廠長,培養其專任執行廠務,工廠常態性有五至六人,三到五人負責處理水果,而外部則有不同水果處理的生產鏈,李銘煌提供自家的渡假別墅一樓改建成冰棒製作工廠、著手添購冰庫、製冰機、濾水機、包裝材等設備,在台北開始運用水果研發冰棒,提供想法,開始幫忙想想辦法,李銘煌堅持只採用水果、糖、水三種元素製作冰棒,水果在冷凍後會下降30%的香氣,在不添加其他添加物,所需使用的水果量需大才能有十足的風味,也才能大量消化這些當令水果,因此,李銘煌所製作的冰棒都含40%以上的水果含量,糖也採用台糖,水則以濾過水煮沸;採購水果時,以「友善交易」的概念,採盤商的採購價收購這些近熟透而無法進入經濟市場的季節性水果,從鳳梨、釋迦到洛神、百香果、脆梅、檸檬、香橙、桑葚,二O一一年更推出台南愛文芒果口味。 現代製作冰棒的技術上,為求壓低成本,常常使用化學合成的冷卻液,一旦沾染冰棒,會對人體有害,李銘煌則是以傳統滷水製冰,利用自然技法來確保冰品的衛生安全。


李銘煌並在台北設置推廣辦公室,有三人負責推廣與品牌經營,將製作完成的冰棒送至SGS檢測,外包裝上採透明包裝袋,讓消費者食用前便能看清冰品狀態,李銘煌將生產線放在台東鹿野,除了必要的機械設備外,大量使用人工方式製成,是希望造就當地更多就業機會。

這樣除了可以解決熟透的水果的問題,也能協助農民改善其經濟狀況,負起對產地社區與土地回饋的責任。直至二O一一年有五十個經銷點遍佈全台,包含國立中正紀念堂、朱銘美術館、淡水紅毛城、板橋林家花園、鶯歌陶瓷博物館、台中放送局、全省主婦聯盟、天和鮮物展售店、花蓮阿之寶手創店、台東史博館、好的擺、鐵花村等等,皆設有春一枝冰品專櫃。


在商品特色上,也將文化意涵帶入冰棒棍的設計,李銘煌運用塑膠射出本業,針對文化博物館與觀光景點,推出造型冰棒棍,例如鶯歌陶瓷博物館的陶瓷冰棒棍,在冰棒棍的上方,採用陶瓷質材的繽紛小花朵,食用後成為塑膠水果叉再利用;林家花園則以館方之古典窗櫺,設計成書籤造型,食用後可夾在書內做分隔書頁使用,還有中正紀念堂、木柵動物園熊貓造型、學學文創一口一口食堂、微軟汰樂公仔的造型冰棒棍,將文化寓意融入冰棒棍,把塑膠加工與冰棒結合,成為春一枝的粉絲與外國觀光客的收藏品。


原是一種協助的心態與角色,最後成了出資、執行、行銷者,「公親變事主」的李銘煌面對面與大家討論,越陷越深,「真的沒有辦法就是你,他們唯一有的東西是勞力。」,李銘煌天生不服輸,好勝心強,認為可行的,便做給你看。這一做,在台東這個台灣人一生也鮮少去幾次的鹿野高台,平均不到二十戶住家的綠色草原,有了新的生機。



 

企業家的思維

擁有二十幾年的生意經,李銘煌做決定時,會想一件事情:「它的障礙有多少?」他表示,人要選一個困難的路走,你選簡單的等於沒有路走,事業這件事情有一個很關鍵的重點,要先想一想「當你跨進去後,你有多少障礙,要不然,你只是幫人開一條路而已,是大家一起走。」 雖然水果可做的加工不少,但製作成品後被吃掉的速度有多快?多數的水果都在做乾果,芒果
乾、鳳梨乾、梅子乾比比皆是,做乾果、果醬較容易,無需太多設備,沒有進入障礙,會形成進入門檻過低,只要將水果烘烤或熬煮,任何人都得以上手,當製造不是問題,做出來要怎麼賣?能憑什麼勝出? 冷凍能保留水果的最佳狀態,將鮮度與保存期限維持的時間拉長一年,便可解決水果在短期無法被消化的問題。這東西沒有人做,是李銘煌的思考點,「在外面一直玩,糖廠冰棒一直吃,卻沒吃過水果冰棒。」我以為我比較聰明,結論是我比較笨。經驗豐富的人不願意以這樣的方式去製作,唯有外行者才跨進來。「實在是不知道它有這麼麻煩。如果知道就不做了。」李銘煌笑著說。


春一枝名字由來

在調整冰棒口味時,李銘煌請了一位閱歷豐富而挑剔的老師嚐冰棒、給意見,老師總是忙碌沒空,李銘煌就說,「你趕快來,真的快沒有了。」老師說:「那你就剩(存)一枝給我就好了。」剩一支這意象講了七八次,到了命名那天,李銘煌提議「春一枝」作為公司名稱,老師靜默五秒,覺得甚好,兩人花了三十秒定奪。「剩」在台語中與「春」同音,意味著剩下,把「剩」轉成「春」,是豐收的感覺,是美好的象徵。


 春一枝由於李銘煌的塑膠本業仍持續經營,所以在冰品的製作與品質的期待,能夠長時間的堅持。經商勢必有壓力,當市場接受不了價格,不斷有降低售價、要求製作成本降低的聲音出現時,會造成鬆動,由於李銘煌的本業仍持續獲利,所以這股資金也成了春一枝能持續經營的元素,李銘煌並不依附冰棒收入,春一枝對李銘煌來講是經營理念的延伸、想法上的實踐,他總是說:「本著良心,用心的做,大家都開心。」良心、用心、開心成了春一枝的經營理念。


轉折

感動是點點滴滴累積的,解決農民原來要變成垃圾或肥料的水果,回到它原有的價值,對農夫的經濟與心血是一種蠻大的肯定,春一枝優先處理的是在「過熟水果」這塊,「過剩」是價格不好,「過熟」是零,所以春一枝在解決的是「零」這部份的問題,再創造另一個價值的出現,消費者也吃到對的、好吃的,而原來要丟掉的都變成錢:原來沒有工作的有工作:讓生產者、製造者、消費者,三方面都得到一個合理的對待,所以才能訂出這個價位。


 曾因售價的原因,在第一年時準備喊停,李銘煌說,因為出發點不是為了賺錢,更何況賺錢走這條路機會其實不大,但是最重要的關鍵因素是因為台東的朋友都已經覺得這是一個希望,這是一個可以走的路,如果台北喊停,台東大概就喊停了。基於對他們情感上的壓力,「那就繼續做吧。」李銘煌苦笑卻心懷溫暖的說。 第一年真的賣的很辛苦,因為大家不願意接受三十元的冰棒定價,但為何我們能夠接受國外品牌冰淇淋一球九十的概念,而它的成本卻比春一枝的冰棒還低。李銘煌表示消費者是不夠認真的,夠認真,就能發現很多事情的不合理,便能透過發現去改變這些消費行為,開始幫助台灣。

「我們對台灣的東西一直是漠視與瞧不起的,消費者應該去研究消費商品背後的價格與價值,瞭解了,才能明白那究竟是廣告的價值,還是真實的價值,人們應該回來探討真實的價值。」當時定價三十元時,李銘煌心裡就做了一個決定,如果三十元不被市場接受,便決定撤了春一枝。他認為既然消費者不能認同,那也不要了。


這段過程,春一枝以體驗式行銷,透過每週的248農學市集、Simple Life 簡單生活節、關渡藝術節、城鄉禮讚臺北嘉年華活動、GO GREEN「臺北地球日」綠色藝術市集、臺北藝穗節、關渡水岸公園野台同學會、臺灣國際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、臺灣設計師週、臺灣國際觀光特產展等活動,不斷接觸群眾,讓消費者有機會食用與了解,面對面的溝通與說明,讓冰棒漸漸傳出口碑。

有了這次經驗,李銘煌認為,「好東西有時無法在一時之間擴散開,而便宜的東西雖很容易擴散,也可能很快結束,所以堅持對的事情,是需要一段時間等待。」他說,低劣的品質是讓通路逼出來的,而通路便是消費者逼出來的,只要看到廣告就買,沒廣告的就不買,是一種盲目的消費型態。 人生沒什麼困難的,只要花時間就可以了。認真順著做,不要強求。是他人生的原則,春一枝讓李銘煌認識更多更多領域與過去沒有接觸過的人,生活變得很有趣。


李銘煌說,其實大家可以多在台灣停留與旅行,因為對一個地方接觸的夠多,你才會愛上它,匆匆一過,只看到它的外表,台東就是看起來好像沒什麼,但停留的夠久,就會產生情感,你才願意對他付出。 而台灣的農產品質勝於許多地方,如果能以更好的方法去製作與留存,便有更好的產品呈現。

這是台灣比較不容易被複製的在地特色,在地可以擴散到台灣特色,台灣的特色有很多,透過多一點觀察,多一點再應用、再發揮,只要是台灣特色的東西,就代表別人拿不走。 台灣是可以朝農產加工這條路走,我們可以成為一個農產加工的大國,因為原料夠好,倘若願意把加工的技術提昇的更好,李銘煌認為是有空間的,而且不容易被取代。



坐在台東春一枝的二樓平臺,這個鄉里充滿綠的顏色、平坦的田疇,左為阿美族的聖山都蘭山,山峰常年罩霧,宛如美人含羞微笑,人稱美人山,右是中央山脈,往高台散步行去,兩側是李銘煌自行種植的笳冬行道樹,高台的平原能俯瞰鹿寮溪與卑南溪交會的景緻,可遠眺花東縱谷以及龍田河階上方整的農田。

再行遠有整齊美麗的茶園,沿途的鳳梨、釋迦、香蕉、蜜柚、薑、菊花,構成田,偶有晨光穿射洛神花林,微風拂臉,霧嵐裊裊罩在榕樹隧道,這是一個幾近不受干擾的鄉村,時光被凝結在閒情中,鹿野高台這個安靜而遺世的綠園,人煙微少,而李銘煌運用製造業的本事,延續水果生命,在這方村落創造了另一個台灣代表性商品的新面貌。 冰棒是台灣人小時候的記憶,如今透過春一枝成了本土文創的新生品牌,把過去那種鄉間人民生活情調的風貌,揉合博物館與台灣當地知名景點的意象,變成可以延續的文化食品,乃至於後人與國際人士皆可品嚐台灣的知名特色物產,並在手握的剎那感受到產品文化的緣由,透過飲食這件事情,體驗台灣的過去與當代的相貌,並輕掘台東鹿野的內蘊與另一種產業風情。


  上一篇   下一篇    寄給朋友  發佈日期 : 2012-10-05 【返回】


 

經銷點查詢  |  購買說明  |  聯絡我們
推廣中心:11060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372巷28弄3號   TEL:(02)2345-6617  Email:2008springtour@gmail.com
鹿野76誠信商店:955台東縣鹿野鄉永安村高台路76號   TEL:(089)552-295
宅配網址:http://www.spring-selection.me/
2017版權所有 © 春一枝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