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春一枝
最新商品與活動消息
純淨商品購物去
台東學(台東76)
客服Q&A
 

  冰品系列
  土生良品系列
  販售點查詢
  經營理念
  時光機2007-2017
  文化冰棒棍
  媒體報導
  經銷商、活動洽談
  Facebook
  媒體聯絡
  2013-INK印刻文學生活誌117【CEO生命閱讀】土生果農良品‧打造鹿野傳奇

INK印刻文學生活誌【CEO生命閱讀】


土生果農良品‧打造鹿野傳奇

專訪 春一枝商行創辦人 李銘煌

田運良‧林瑩華/採訪 蘇惠昭/文


    

    初春高台冰店憩,一枝三十良心錢
童玩彈珠隨你玩,春一枝鹿野七六。

  到底是怎樣的恬適情境勾引了自許「田淵明」旅人的詩興?答案是:鹿野七六。

  鹿野七六,每一個人來到這裡,隱藏很深,深不見底的詩人本質,紛紛擺脫地心引力浮出水面。 台東,海拔四百公尺的鹿野高台,「春一枝」冰棒工廠旁搭建出一家沒有夥計的誠實商店「鹿野七六」。

  訪客進來,鳳梨、釋迦、百香果、洛神、梅子,一律先從冰櫃挑支枝仔冰,自己投錢,邊舔舐邊看著前方的中央山脈,回頭望是美人山,肺裡漲滿清甜的空氣,嘴中濃烈果香暈散開,鑽入腦神經,這時忽見桌上有留言簿,原子筆彩色筆一應俱全,瞬間一個一個變成了靈感大放煙火的騷人墨客。

  也所以不過半年留言簿已經寫/畫滿八本,幽默風趣者有之感性浪漫有之,豐富到簡直可以直接成書,惹來博物館館長望之興嘆:「為什麼我們館的留言簿都很無趣?」 把做冰棒、吃冰棒變成果農救星,變成「文創」事業,變成「好玩的事」,那個魔法師,是五十年次的李銘煌,「春一枝」的頭家。「春一枝」的故事疊起來差不多有都蘭山的高度了。

  就說其中一個吧,某天李銘煌坐在「鹿野七六」泡茶,進來一家四口,兒子媳婦帶阿爸阿母遊台東。那阿爸臭著一張臉唸兒子:「叫你不要再找,你說一定吃到,有啥咪冰係非吃不可的?」。幾分鐘後臭臉阿爸坐到李銘煌旁邊一起泡茶,但臉已經不臭了。

  「你頭家?」。「是」。「老實給你講,若不是冰好吃,我得欲起幹譙了!」 為了在「案發現場」吃一枝有故事的冰棒,他們迷了四十分鐘路才找到「鹿野七六」。

  一開始,李銘煌和冰棒的關係像腳踏車和魚。他學機械,退伍後一個月還找不到想做的業務員工作,只好根據所學組裝機器幫人加工,這就是塑膠射出工廠的前身。他重誠信、顧品質,並以創新為樂,不愛做別人做過的,這種性格反而幫助工廠在國貿戰場拿到持續穩定的訂單,十五年後已是事業有成而有餘暇,便加入G Club車隊,帶著老婆和三個孩子入山林闖野溪,最先多在花蓮,雪隧通車後被周休的大塞車往南逼到台東鹿野,在鹿野住民宿住到老闆不肯收錢,然後為了置放越野車、沙灘車、高爾夫球車、獨木舟等等家當,經由民宿老闆介紹買了一間百餘坪,原來是製茶廠的三樓厝。

  鹿野高台,僅有人家約二十戶,WTO 之前方圓八十五公頃皆茶園,王力宏還來此拍茶飲廣告,如今茶園僅餘十公頃,多數地租給人種鳳梨。 變成「在地人」後,鄰居時不時就把鳳梨、釋迦擺在李銘煌家門口,一次兩次他吃到有罪惡感,對鄰居說「不然我用買的好了」,鄰居答曰:「免免免,我們是請你幫忙吃,這些水果是要拿去丟的」。 這麼好吃的水果幹嘛要丟?何以炎炎日頭下,阿嬤要帶著三個孫子站在路邊賣鳳梨,四顆一百?這個問號,那幅景象,給李銘煌開了一道門,他走進去,一步一步了解台灣農業的結構性問題,以及台東果農的悲哀。

  因緣流轉,也許一切都不是偶然。李銘煌的鄰居阿貴,原為製茶師,因騎機車摔斷腿兩年無法行動,靠抵押房子過日子繳小孩學費,能起身後他一跛一拐至李銘煌處泡茶,阿貴妻子紅著眼眶拜託「頭家」幫丈夫找個工作。丟掉的水果加上失業阿貴,李銘煌第一個想到他可以用盤價跟果農買熟到八分,運不出去的台東水果,然後購置機器讓阿貴去做冰棒,「要東西不壞掉,不就是冰起來嗎?」,就這樣,一個善意的起心動念,「春一枝」就在李銘煌台東的「家」誕生了。

  那年是二○○七年,當時李銘煌還不知冰棒難做,冰棒生意難做,沒有添加物的新鮮水果冰棒更難做。當時也沒有「春一枝」這個神來之筆的名號。為試出冰棒最佳口感,第一年丟掉了三千隻,李銘煌想想不對,後來便把NG冰棒通通送到偏鄉小學請孩子吃。而「台北試吃大隊」中有一人是李銘煌很尊重的老師,但老師屢請不到,每次都嘛說「留一枝給我就好」。

  「留一隻」、「存一隻」聽了幾遍,李銘煌靈光一閃,就為冰棒取名「春一枝」——好聽、好記、有趣、意涵多元,台灣味濃,適合各自解讀。

  接下來最大的考驗是——要把一支三十元到五十元的冰棒賣給誰? 就像陽春麵之於義大利麵,蚵仔之於生蠔,相對於冰淇淋,冰棒已經被認定是低成本、低價格的食品,「法國新鮮生蠔空運來台,台灣人再貴都買;我們的蚵仔,就希望越便宜越好,我常說新鮮值多少?台灣人只重外表,一個包包十幾萬,排隊買;一把青菜三十塊,還要殺價,也不在乎有沒有農藥。」講到三十元冰棒被嫌貴,西洋品牌冰淇淋九十元一球排隊買,李銘煌就氣,氣台灣人的沒有自信,自我貶抑,不知珍惜本土、在地好物。

  至此李銘煌才曉得自己長了一根反骨,偏要做出有價值的冰棒,掀起一場「枝仔冰革命」,觀光客嫌貴不買,他就到台北的農夫市集擺攤,用體驗式行銷,賣給支持小農、講究健康的消費族群,慢慢的「春一枝」被看見了,建立口碑,主婦聯盟按兵不動觀察了一年,還到台東突擊檢查冰棒工廠,把冰棒拿到自家實驗室檢驗,然後一下單就是四萬支。

  「四萬支,我們哪裡做的出來?」李銘煌很頭大,心裡卻有歡喜湧動,那一刻起他知道「春一枝」進入了所謂「善的循環」。

  接下來「春一枝」靠著造型冰棍——把冰棍變成紀念品這個附加價值,與鶯歌陶藝博物館、中正紀念堂、林家花園、動物園、微軟、花旗銀行、學學文創、紅毛城……等等工商文教單位合作,冰棒化了,但剩下的冰棍昇華為「文創」商品。

  所以冰棒不只是冰棒,它可以負責傳遞某種價值觀——「小時候的快樂很簡單,長大後要簡單才快樂」這是專屬於紅心芭樂冰棒的slogan。

  它可以結合藝文。為迎接優人神鼓到鹿野高台演出「金剛心」,「春一枝」特別推出前所未見的「金剛心冰棒盒」。 今年端午節,知名連鎖企業下三萬支的單給「春一枝」,這一役,讓「春一枝」與主流市場有了連結。

  「台灣諺語」系列冰棍也將在夏天面世。

  「最重要的核心是在於春一枝在實踐的核心價值,它能解決水果生產過熟的問題,又造就台東的工作機會,對於社會的貢獻是很實質的,對於一個工作已經二十多年的我來講,希望能透過個人過去的專業能力,用最易懂的方式擴大其行銷市場,連結資源,闡述產品品牌特性與價值,這應該是一種社會責任感的根本實踐。」作家黃小黛為此下海成為「春一枝」人。

  賺到錢了嗎?「如果要拿計算機算,這生意是做不下去的」從塑膠到冰棒,做了三十多年生意,李銘煌的偶像是許文龍,《觀念》、《零與無限大》,他讀過許文龍的每一本書,許文龍教會他,做生意不只賺錢,還要能帶給人幸福。以前做塑膠時李銘煌不太懂,誤闖誤撞做冰棒後他終於體會,「本著良心,用心做,讓大家都開心,做的人開心,吃的人也開心,這樣才圓滿」於是他如此詮釋「春一枝」的企業理念。「能安心的財富才是真實的財富」、「用我的良心貨賺你的歡喜錢」,他還把林蒼生《隨便想想》裡的幾句話抄錄在「鹿野七六」桌上,提醒別人,也警惕自己,這本書每隔一段時間他都重讀,每一次都撞擊到心的某個部分而觸動再三。

  然後「春一枝」的動人故事繼續上演中,還在台東都蘭山下繼續長高。

 


  上一篇   下一篇    寄給朋友  發佈日期 : 2013-05-20 【返回】


 

經銷點查詢  |  購買說明  |  聯絡我們
推廣中心:11060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372巷28弄3號   TEL:(02)2345-6617  Email:2008springtour@gmail.com
鹿野76誠信商店:955台東縣鹿野鄉永安村高台路76號   TEL:(089)552-295
宅配網址:http://www.spring-selection.me/
2017版權所有 © 春一枝 All Rights reserved.